斯诺登表示,他之所以现在才开始披露美国政府“棱镜”监视项目,是因为奥巴马在竞选时曾承诺会修正问题,但他上任后“滥用监视项目”的现象反而愈演愈烈。

  美国“棱镜”情报监视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的父亲朗·斯诺登11日证实,已经获得前往俄罗斯的签证,不久将赴俄与儿子团聚。

柏林7月7日(记者 Stephen Brown) –
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称,美国国家安全局与德国等西方国家本着“不问理由”的原则密切合作。这似乎使得德国总理默克尔对美国的指责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

《无处可藏》,作者格伦.格林沃尔德。他是爱德华.斯诺登的联络人,斯诺登就是通过格伦,在《卫报》上爆料了“棱镜项目”,由此引起全世界的轩然大波。看了此书,想到几件事:

  斯诺登称,美国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的分析员可以轻松绕开法律限制,监控普通民众的手机、电邮和其他通讯设备。不过他说到此处时,并没有指责美国当局违反相关法律,而是指出这些都是“不怀疑监控”的产物。他还警告称法规政策有可能被修改,从而令更多侵犯民众隐私的行为变得合法。

  老斯诺登说,他不会考虑为儿子寻求与美国当局达成认罪协议的想法。

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援引斯诺登的说法称:“他们与德国狼狈为奸,就像与多数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明镜周刊》对斯诺登的此次采访是在斯诺登5月飞往香港、并披露美国监控计划前就已进行的,但采访内容周日才发布。

一、公众安全和个人隐私

  一直以来,奥巴马和美国议员、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都为“棱镜”监视项目辩护,称其是对抗恐怖主义的必要手段,为实现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的平衡,必须牺牲部分隐私。

  斯诺登之父准备赴俄“探亲”

他说:“其他机构根本不问我们的情报来源,我们也不问他们。这样,有朝一日隐私被大规模侵犯的问题曝光后,各国可以保护各自领导人不受冲击。”

我们都希望生存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希望在发生恐怖事件或是恶性事件之前,安全机构已获悉信息并将事件控制住,或及时通知我们并让我们在事件发生前避险。这是人性使然,我们都要生存。因此,我们也理解也默许了安全机构为了公众安全而动用一些监控手段去获知信息,甚而监视某些我们认为可能会威胁公众安全的组织还有个人,我们也觉得可以接受。但是,安全机构监视的真的只是“我们认为可能会威胁公众安全的组织还有个人”吗?事实并非如此,起码在美国并非如此。当美国民众默许这些监控行为时,他们也被纳入监控范围,因为美国国安局根据其局长的宏伟目标,在从事“收集一切”的工作,再说谁能百分百断定某些民众肯定与恐怖活动毫无关系?不去监控不去分析,谁都没法断定,就是现在监控现在分析,也只能排除现在,但不能排除未来。数字时代的技术,给该机构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手段,只是想不想,不存在能不能的问题。公众安全和个人隐私,是个悖论,自己感觉不到受监控,那是要支持安全机构为了公众安全而做出的努力的,但万一轮到自己身上,那是无法容忍的!就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当知道她自己也是美国监控对象时,怒不可遏,直接打电话骂奥巴马,这种态度与先前应该是不一样的。一国总理尚且如此,何况美国民众和一介平民的我们呢?当你发觉自己已被监控和窃听了多年,你会不会背后发凉?无论你心中有没有鬼。

  “奥巴马竞选时承诺会修正问题,当时我相信他会恪守诺言。可惜事与愿违,他上任后关闭了调查(情报部门)违规行为的大门、扩大了部分监视项目,拒绝使用政治资源结束关塔那摩监狱存在的侵犯人权行为。‘棱镜’监视项目曝光,给奥巴马提供了一个机会,令他可以回归法治而不是人治。”斯诺登称,奥巴马还有足够的时间令自己以一位“迷途知返”而非“执迷不悟”的总统形象载入史册。

Snow登称前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还有丰富时间贼去关门betway体育手机版,Snow登称美情报机构与他国狼狈为奸。  老斯诺登当天在律师布鲁斯·费恩陪同下,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本周》栏目独家专访,证实获得签证消息。

斯诺登此番透露的信息,与德国政府对美国监控项目表现出来的惊讶态度似乎有点矛盾。

二、新闻记者的责任

  费恩说,他们准备“不久”前往俄罗斯与斯诺登会面,但不会公开具体时间等相关信息。

德国要求美国就斯诺登披露的网络监控项目作出解释,并要求英国就“Tempora”监控项目作出解释。

前几年看过一本书,叫《世界级阴谋》,描述的是西方世界的媒体,并未想象中的谨守职业精神去客观真实的报道事件,而是存在歪曲、刻意隐藏信息,甚至杜撰事件,从而误导民众,以达到这些媒体不可告人的目的。当格伦爆料后,许多西方记者开始攻击和妖魔化斯诺登及他本人,这是斯诺登和他都预料之中的事,但格伦还是感觉非常愤怒。他说到“主流媒体人士接受了为政权作为忠实代言人的游戏规则,特别是当涉及国家安全问题时更加如此……以往传统意义上的记者都的确是局外人士,很多进入了这一行当的从业人士更倾向于反对权威,而非趋炎附势,这不仅是从意识形态角度出发,更是从人格品行而言……可是现在形势发生了改变
……他们的职业生涯在如此环境氛围中,也要取决于获取成功的同样指标: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取悦上司……对机构权力更多的是以取悦的方式对待……他们长袖善舞,与制度权威保持高度一致,擅长为之服务,而不是与之抗争”。《无处可藏》中有很大篇幅描述的是《卫报》刊登斯诺登爆料前后的具体细节,《卫报》为了避免日后受美国政府追究责任,在登报前专门向白宫汇报了此事,幸好独立撰稿人简宁的坚持和不畏权势,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新闻记者,新闻媒体的责任是什么?是如实的报道事实真相,坚持客观中立的立场,坚持自己的良心,而不是为了权威,不是仅仅为了利益。

betway体育手机版,  “我们拿到签证,确定了日期,但考虑到(媒体)热度,眼下还不会公布,”费恩说,“我们打算与爱德华(·斯诺登)会面,推荐在间谍行为刑事诉讼方面有经验的辩护律师。”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期访问时指出,德国曾凭借来自盟国的情报,避免了恐怖袭击。但她表示,隐私数据的探取必须有限度。

三、坚持和信仰

  在莫斯科机场中转区滞留1个多月后,斯诺登本月1日证实获得临时避难地位,获准在俄罗斯逗留一年。

德国多次提到“冷战”策略,默克尔在周六的一次政治集会上再次提及这个说法。德国表示,对友邦进行间谍活动是不能接受的。默克尔的发言人表示,要达成跨大西洋贸易协定,需要一定程度的互信。

斯诺登为何要全盘托出?书上说,他其实在2008年前就想曝光美国国安局的监控行为,但他听到奥巴马施政演说要建设一个“透明的政府”,他相信了。但是,现实却与这个演说的承诺相反,监控行为越演越烈,政府的权力不受任何控制,已经被“滥用”。因此,他失望了,他觉得应把真相公布于世界,他说并不是想推翻美国政府,也没想去改变此种制度,他只是想让民众知道他们的隐私已被监控,让他们享有知情权。多简单多朴素的想法。我想,他是不爱美国政府,但他是爱国的,一个从内心一直坚守美国宪法的,宁愿为此献身的美国普通民众。这是一种信仰,他认为值得奉献一切的信仰。

  费恩说,按照俄籍律师阿纳托利·库切列纳的说法,斯诺登现在处境“安全”,但“显然疲倦,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以恢复原来的精力,并且思考自己今后的道路”。

编译:靳怡雯 发稿:朱淑珍

  斯诺登6月23日由中国香港飞抵莫斯科,此后一直滞留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中转区。8月1日,俄罗斯移民局向斯诺登发放了为期一年的临时避难许可,使其得以在俄境内自由活动。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拒绝与美国政府达成认罪协议

  美国广播公司《本周》栏目主持人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在访谈中提及斯诺登与当局达成认罪协议、以换取回国受审获轻判的可能性。老斯诺登说,他不会考虑这个建议,希望儿子在法庭上针对他的指控抗辩。

  “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考虑,这也是我和我儿子在认罪协议问题上的共同想法,”老斯诺登说,“就这一点而言,我倾向于让这个问题在公开法庭解决,由美国民众来了解所有事实。而我现在所看到的更像一个政治剧场。”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9日召开记者会,宣布4项旨在加强监督国家安全局秘密情报监视项目的举措,以期平息民众对“棱镜”项目的怒火。奥巴马还说,斯诺登不是爱国者,应该回到美国受审。

  老斯诺登说,他不能接受奥巴马的指责。“我想说的是,我儿子说出了真相……他作出了牺牲,比美国总统在政治生涯中作出的牺牲更多”。

  “至于我的儿子选择在哪里度过余生,这要由他自己决定。”不过,老斯诺登承认,他还是希望斯诺登将来能够回到美国。

  指责奥巴马改革方案做表面文章

  本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采取措施改革政府监控项目,以平息民怒、重塑政府公信力。“我对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态感到失望。”老斯诺登说,他认为奥巴马提出的大部分建议都是在做表面文章。

  老斯诺登还表示,他无法接受奥巴马以及彼得·金等美国国会重量级议员对斯诺登曝光行为的批评指责,“我的儿子说出了真相,他为此而做出的牺牲多过奥巴马总统或者彼得·金在其政治生涯或生活中做出的牺牲”。

  于此同时,老斯诺登也表达了对斯诺登回到美国接受公平审判的强烈质疑。

  “作为一名父亲,我想要儿子回家,但前提是我得确信美国的司法制度能够得到正确实施。然而此时此刻,当回想起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国会领袖(对斯诺登曝光行为)的相关言论,我们会发现这些言论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不符合我们的司法体制。”老斯诺登称,美政府早已在斯诺登的身上贴了罪犯标签。

  老斯诺登还担心,如果当初儿子没有将秘密监视项目公开,而是把对这一项目的担忧告诉国会议员,他不一定有机会享有公正听证会的权利。

  “我们已经见识他们(当局)的反应,即使真相公布,他们还在掩盖,试图不让美国民众知晓,”老斯诺登说,“他(斯诺登)可能被埋葬在首都,而我们再也不会知道真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